复旦大学

干部培训

当前位置: 主页 > 复旦大学 > 新闻中心 > 学校新闻

院校概况

CADRE TRAINING

高校干部培训中心_时隔42年的医患重逢,你悉心照护坠楼后的我,我怀着感恩的心度过半生

点击数:26 时间:2020-06-12 14:14 来源:复旦大学

  身着红色上衣,戴着黑框眼镜,若不是坐着的轮椅太过显眼,沈蔚青看起来与旁人并无二致。

复旦大学干部培训中心_时隔42年的医患重逢,你悉心照护坠楼后的我,我怀着感恩的心度过半生

  “我就想看看她们过得好不好,看到大家都好,我也就安心了。”沈蔚青口中的她们是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退休护士任华以及退休护士长徐月英。

  42年前,一场意外,让她们相遇。当年11岁的沈蔚青不慎坠楼,因脊柱损伤而半身瘫痪,在住院的九个月里,任华与徐月英无微不至的照顾,将她从绝望中一点点拉了回来。“这张脸还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如果说,那段艰难岁月是沈蔚青人生的至暗时刻,那么任华与徐月英的出现便是漆黑人生道路上的一缕光亮。

  昨天,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沈蔚青终于见到了曾经伴在身侧的护士阿姨们。三人再次相遇,均已走过半生,但聊起过往,42年前的点点滴滴又仿佛近在眼前。

  擦窗坠楼,命运齿轮就此转动

  1978年9月的某一天,对于11岁的沈蔚青来说,再平常不过。那是她刚上4年级的第21天,学校组织大扫除。平日里乖巧的沈蔚青主动领了擦窗的任务,不想命运的齿轮就在此刻悄悄转动了。

  “当时我坐在窗台上,靠着一扇窗。”位于三楼的教室不算高,胆大的女孩就这么大咧咧地开始了清扫工作,不想窗户的插销坏了,她坠楼了。

  此后的很多年,摔下楼的片段,不断在沈蔚青梦中闪现。“有两秒是没有记忆的,只记得最后屁股着地,平躺在草地上。”身边的同学不停呼喊着,她抓着身边的杂草想支起身子,却没有力气,两条腿更是没有知觉,纹丝不动。不久,校长带着班主任冲了过来,第一时间将她送至中山医院。

  沈蔚青的脚踝肿得像馒头。急诊的男医生很紧张,用探针刺探她的双腿,没有反应。“当时只觉得绝望。”11岁的孩子不说别的,只是重复大喊,“医生,救救我,救救我!”

  由于年龄不达标,简单处理后,沈蔚青很快被转至旁边的上海第一医学院儿科医院(现更名为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当时没有重症监护室,分工没那么细,所有的患儿从手术到住院我们都要跟着。”那年,任华24岁,刚到儿科医院儿外科工作两年。听说有这么个小朋友紧急来院,她连蹦带跑地冲向了手术室。

  “只觉得心疼哦,这么小的小孩太可怜了。”42年后,坐在沈蔚青的身旁,任华仍是一脸疼惜。

  九个月住院护理,人生至暗时刻一同走过

  说起沈蔚青,任华至今印象深刻。因此,当她几天前接到院办的电话,问起记不记得42年前一个坠楼瘫痪的女孩时,她第一时间便想起了沈蔚青。

  “当然是记得的。整整九个月的住院治疗时间,在我的从业生涯中都很少见。”任华记得,当时儿科医院条件并不好,家长无法陪护,从医疗照护到生活护理全由护士一手操办。而沈蔚青这样的危重患者,是特别的看护对象。

  每一小时翻一次身防止引起褥疮、每天擦身换洗衣服、处理大小便……很多事,任华都亲力亲为。“小女孩很乖巧听话,我很喜欢。”让她心疼的是,沈蔚青晚上常常做噩梦,每次总是大喊着“我的腿怎么办?”哭闹着醒来。

  经年之后,当时许多记忆变得斑驳,但沈蔚青记得任华带给自己的感觉,就像自家阿姨,没有护士的陌生感。“每天早上一块热腾腾的毛巾就是一天的开始,最期待的时刻就是等着任老师早上来分点心、下午分水果。”

  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九个月只是一段极其短暂的时光,但对于沈蔚青而言,却是从至暗时刻慢慢找到人生萤火的历程,她的病情从危重到平稳,她的心态也从绝望到坦然。任华与徐月英是她的助力者亦是同路人。

  “后来我出院了,她们的脸一直在我脑海中闪现,但是我行动不便,没有办法来看看。”再看一看当年护士阿姨的想法就此搁置下来。

  42年终圆梦,得到一分光便散发一分热

  事实上,从儿科医院出院后,沈蔚青的人生路走得并不顺遂。

  化脓性胯关节炎、褥疮、败血症,一次次奔波于医院,一次次与病魔作斗争,所幸,乐观的沈蔚青没有被打倒,她不甘于自己的“轮椅人生”,成立蔚青互助热线,帮助深受褥疮困扰的患者。她还跟着病友学编织,因为出色的编织技能荣获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比赛,还去东华大学教授学生们一些编织方面的实践知识。

  生活过得有声有色起来,儿子也慢慢长大成家,但每每路过儿科医院枫林路门诊部,沈蔚青心中总有个声音在呐喊,“这里有个护士,曾经非常用心地照顾我,我想再见见她,当面和她说声谢谢。”

  今年,沈蔚青终于下定决心。护士节过后的第二天,她给儿科医院总机打去了电话。辗转多个部门,她终于见到42年前陪伴自己的护士们,“看到她们都好好的,我很高兴。”沈蔚青说,自己圆梦了,她也希望当两位老师看着曾经可怜的小女孩如今拥有了不错的生活,能感到幸福。

  时隔42岁再度重逢,任华与徐月英也很激动。

  “护士这份职业虽然辛苦,但我很爱这一行。看到患者好了,我就高兴,我们护士的心和孩子家长是一样的。”虽已退休,但66岁的任华仍不时前往急诊帮忙。今年86岁的徐月英精神矍铄,“儿科护士要有一颗妈妈的心,对患儿比自己孩子更关心,心快、眼快、行动快。”

  回忆过往坎坷,沈蔚青说得轻描淡写,没有埋怨也没有悔恨。病痛磨平了她的棱角,却也让她变得更加坚强。在儿科医院也许还有很多像沈蔚青一样不幸的患者,但当他们遇到了温暖的护士,人生的道路许是会因此而不同。

  如同一片暗角的树叶被阳光照拂得刚刚好,竟也开始慢慢吐出新绿。

当前页面链接:http://www.ganxun.cn/show/5037.html

【干训网声明】网站有的文章及图片均来源于学校官网或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gzldyjy@yeah.net删除。

干训热线
400-6007-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