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新闻网9月15日电(记者 田姬熔 摄影 孙波)9月12日9时35分,由清华大学与华能集团、中核集团共同参与研发建设的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1号反应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机组正式进入“持续核反应”状态。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干杰,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华能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舒印彪,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原校长王大中,国家能源局党组成员余兵,国家核安全局副局长汤搏,中核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李清堂,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核学会理事长王寿君,高温气冷堆重大专项总师、清华大学核研院院长张作义,清华大学核研院党委书记唐亚平等人共同在现场见证首次临界。

核研院高温气冷堆三位领军人物(左至右依次为吴宗鑫、王大中、张作义)

早上9点,一行人来到石岛湾高温气冷堆主控室内,在现场指挥部的指挥下,反应堆控制棒逐步提出,1号反应堆逐步趋近并在9点35分首次达到临界。

随后,参加见证活动的全体领导、嘉宾和示范工程参研教师、参建工程技术人员代表一同出席首次临界见证座谈会,会议由华能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现场指挥部总指挥王文宗主持。

会上,李干杰表示,推动核电建设、建好示范工程,是优化能源结构、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必然之举,也是促进科技自立自强、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有力举措。要始终把安全作为示范工程建设运行的第一位要求,严之又严、慎之又慎、细之又细、实之又实落实安全监管法规要求,确保万无一失。要积极有序开发利用核能,抓好示范工程及后续核电项目建设,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要强化关键设备、核心技术攻关,积极参与世界先进反应堆技术标准、安全法规等制定,培育壮大核电全产业链。全省各级各有关部门要主动作为、搞好服务,为示范工程及后续核电项目建设创造良好环境。

陈旭讲话

陈旭对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首次临界表示祝贺,并向长期以来大力支持示范工程建设的各方单位表示衷心感谢。她指出,清华建校110周年校庆前夕,习近平总书记来学校考察时强调,清华大学秉持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深化改革、加快创新,各项事业欣欣向荣,科研创新成果与国家发展需要丝丝相扣,展现了清华人的勇毅和担当。今天示范工程克服种种困难,取得阶段性成果,正是清华大学服务国家的一个生动例证,是清华一流大学建设的一个重大成果,更是合作各方共同向党的百年华诞献上的一份厚礼。

陈旭指出,在高温气冷堆的研发和示范工程的建设中,以清华“200号”科研团队为主体的人才队伍瞄准先进核能科技,坚持自主创新,充分发挥人才优势;清华携手华能集团、中核集团与产业链上多家企业,团结协作、科学分工、密切配合,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各级政府部门科学决策、大力支持,在项目研发建设中给予监督管理与组织协调,充分发挥组织优势,共同促成了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项目的顺利推进,也进一步增强了清华与合作伙伴共同携手、坚定前行的信心。未来,清华将继续强化使命感和责任感,积极稳妥做好示范工程后续工作,继续推进高温气冷堆的商业化推广和先进核能技术研发工作,为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实施贡献更大力量。清华也将与山东省威海市在核能研究基地建设、人才培养与输送以及产学研等方面深化合作,共同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作出应有贡献。

舒印彪回顾了华能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的建设历程。他说,示范工程首次临界,取得重大标志性成果,是各方团结奋战、锲而不舍的结果。华能将勇挑现代产业链“链主”重担,以产学研合作打通创新链条,发挥产业集聚效应,确保示范工程高标准按期并网发电,服务好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和能源结构优化,为世界先进核能技术发展和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全球能源体系贡献华能力量。

张作义发言

张作义在发言中汇报了示范工程有关情况并表示,示范工程预先计算的临界燃料球数和实际装载的燃料球数偏差小于2%,这是值得自豪的成功。清华核研院三代人几百位科学家,历经30多年艰苦努力,在学校长期坚定的支持下,在各有关部门、地方政府的长期领导下,在产学研深度合作模式下,跨越了关键技术攻关、实验堆建设以及工业示范电站建设三个重大台阶,取得了今天的进展。他说,高温气冷堆能在商业应用规模上提供各种类型反应堆中温度最高的热能,可以把煤锅炉替换成核锅炉,用于高效发电、热电联产,可以提供高温高压蒸汽和高温工艺热能,用于化工、钢铁、石化等工业领域和核能制氢,将有望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会议现场

科技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清华控股有限公司等相关单位负责人或代表出席会议。

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是由清华大学与华能集团、中核集团共同研发建设的世界首座球床模块式高温气冷堆核电站,是国家16个科技重大专项之一,是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标志性工程。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的设备国产化率达到93.4%,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实现了第四代核电技术落地,标志着我国在世界先进核能技术领域完成了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