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弘扬工匠精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弘扬科学精神和工匠精神”。在新时代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对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工匠精神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工匠精神是一种严谨认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勇于创新的精神。是中国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动力。

  第一,工匠精神助力中国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制造强国。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全球价值链分工已经成为国际分工的重要形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品凭借产品价格优势等因素在全球制造业市场上的占比逐渐递增,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分工。然而,与经济高速增长形成对照,我国产品的质量水平整体上还不高,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较多,其中,工匠精神培育、弘扬不够是一个重要原因。我国一些制造业偏好多元化投资,往往不能专注于一项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在全球价值链前端的国家,多注重单一的高质量产品的创新与拓展。其次,国内一些制造业以采购设备等投资方式为主,对工匠精神为核心的人员技术和素质的培训投入不多,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就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企业技术和产品质量的发展。在新时代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就能够以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品质引领高端制造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引领企业精致化生产和精细化管理,进而推动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迈向中高端,助力我国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制造强国。

  第二,工匠精神是改善当前一些产品供给端与需求端不相匹配的有效途径。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追求高质量生活已成为一种新趋势。近年来国人喜欢代购、或纷纷到海外购买高端品牌和高质量产品的现象,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内高质量产品需求旺盛,但供给不足、导致一部分购买力向海外转移的问题。工匠精神作为一种工作态度、一种精神力量、一种管理方式,有助于企业根据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精心打磨产品,塑造产品的专业品味和专业价值,在推动企业转型升级、提升产品质量、打造知名品牌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能够有效提高中高端产品供给,满足国内对高质量产品的需求。

  第三,工匠精神能够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促进我国高质量发展。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日益显著。工匠精神中蕴含着创造力,即在技术传承的基础上不断进行创新和进步,是“干中学”的精神体现。对于基层技术人员和产业工人,工匠精神能够帮助他们在实践中进行技术再创新;对于企业家和发明家,工匠精神所体现的不断追求、永不满足的创新精神能够持续催生新的技术和新的产品,直接推动技术升级、质量升级,进而激活创新驱动,促进高质量发展。

  涵养工匠精神是一个系统工程

  高质量发展需要工匠精神,培育工匠精神,既要涵养内生力量,也需要外部系统的激励和约束。因此,培育工匠精神要从文化、教育、制度等方面入手。

  第一,营造精益求精的文化氛围,优化市场竞争环境。精益求精的文化氛围、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是培育工匠精神的土壤。一方面,要发挥价值的导向作用,摒弃“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等思想,通过正确的引导使人们认识工匠精神的本质和重要性,提升能工巧匠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待遇,并在全社会形成以劳动为荣的价值观念,营造全社会都认可的精益求精的浓厚氛围,使工匠精神成为广大劳动者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另一方面,通过提高违法成本、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加大对假冒伪劣、粗制滥造等市场行为的打击力度,通过有效的市场监管优化市场竞争环境,规范市场秩序,让工匠精神得到应有的回报。

  第二,发展职业教育,完善育人用人体制机制。促进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即培育具有工匠精神的复合型人才。对于工匠精神的培养,要重视对工匠人才的培育,要把工匠精神的培养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让工匠精神贯穿到义务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等各个阶段,培养学生专注耐心、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职业操守。职业教育可以作为突破口,健全和优化职业教育体系,改变学生就业观念,提高高技能人才、高职人才的收入和地位,使技术人员在户口迁移、职称评定、人才引进和出国深造等方面均获得公平的参与机会,让工匠精神得到社会的推崇和认可。

  第三,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优化制度设计培育工匠精神。塑造工匠精神,必须有一套高效率的制度体系保障,使企业在生产实践中通过制度创新和“干中学”养成工匠精神。制度可以分为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正式制度包括政治(司法)规则、经济规则和契约,非正式制度包括行事准则、行为规范以及惯例等。正式制度方面,要全面梳理与技术工人等劳动者相关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制度、条例等,建立完善的工匠精神奖励制度;非正式制度方面,通过行为准则、文化熏陶、习俗惯例、价值诉求和尊重认可的“软激励”,将工匠精神嵌入到习俗、传统和行为规则之中。最后,在培育工匠精神的过程中也要引导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的有机结合,在完善正式制度的基础上,抓好非正式制度的培育和建设,将法律、制度、契约与日常规范、企业文化和价值取向等非正式制度结合起来。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