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浙江

  人民的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

  浙江老百姓聪明,干部精明,出的招数很高明。其背后是浙江的人文优势,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浙江精神”在起作用。早在10万年前,浙江大地就有原始人类活动的足迹。“建德人”化石的出土,证明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已有人类祖先在这里繁衍生息。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6000年前的“马家浜文化”和5000年前的“良渚文化”,有力地证明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都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特别是东晋后,中原文化与吴越文化逐渐融合;南宋时,杭州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浙江历来人才辈出,在我国见诸经传的文化名人中,浙江籍的就逾千人,约占全国的1/6;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两院”院士(学部委员)中,浙江籍的占了近1/5;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人更以善闯天下著称,浙江籍的各类人员遍布中国、遍布世界。浙江文化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洋溢着浓郁的经济脉息。与“钱塘自古繁华”相适应,古代浙江许多伟大的思想家也都倡导义利并重、注重工商的思想,不仅在中国文化史上独树一帜,而且深深地影响着浙江人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成为浙江思想文化的重要源泉。宋代“永康学派”代表人物陈亮提出“商藉农而立,农赖商而行”;“永嘉学派”代表人物叶适提出“通商惠工,皆以国家之力扶持商贾、流通货币”,主张农商相补,反对义利两分。明末大思想家黄宗羲则第一次明确提出“工商皆本”,反对歧视商业的观念。浙江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融会了多元文化的精神特质,兼具内陆文化与海洋文化之长处,融合了吴越文化与中原文化之精髓,反映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之激荡。浙江人生活在“山海并利”的环境里,受到多种文化因素的熏陶,因此表现出既有山的韧劲,又有海的胸襟;既具内陆文化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的优点,又有海洋文化敢于开拓、勇于冒险的胆气。浙江人的这种“文化基因”,一旦遇到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必然“一有雨露就发芽,一有阳光就灿烂”,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极大地推动浙江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其最鲜明的当代表现,就是孕育和造就了“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浙江精神。

  [摘自2003年7月10日在浙江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作报告时的插话]

  千百年来,浙江人民积淀和传承了底蕴深厚的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的独特性,正在于它令人惊叹的富于创造力的智慧和力量。

  浙江文化富于创造力的基因,早早地出现在其历史的源头。在浙江新石器时代最为著名的跨湖桥、河姆渡、马家浜和良诸文化中,浙江先民们都以不同凡响的作为,在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源留下了创造和进步的印记。

  浙江人民在与时俱进的历史轨迹上一路走来,秉承富于创造力的文化传统,这深深地融汇在一代代浙江人民的血液中,体现在浙江人民的行为上,也在浙江历史上众多杰出人物身上得到充分展示。从大禹的因势利导、敬业治水,到勾践的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从钱氏的保境安民、纳土归宋,到胡则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从岳飞、于谦的精忠报国、清白一生,到方孝孺、张苍水的刚正不阿、以身殉国;从沈括的博学多识、精研深究,到竺可桢的科学救国、求是一生;无论是陈亮、叶适的经世致用,还是黄宗羲的工商皆本;无论是王充、王阳明的批判、自觉,还是龚自珍、蔡元培的开明、开放,等等,都展示了浙江深厚的文化底蕴,凝聚了浙江人民求真务实的创造精神。

  代代相传的文化创造的作为和精神,从观念、态度、行为方式和价值取向上,孕育、形成和发展了源远流长的浙江地域文化传统和与时俱进的浙江文化精神,她滋育着浙江的生命力、催生着浙江的凝聚力、激发着浙江的创造力、培植着浙江的竞争力,激励着浙江人民永不自满、永不停息,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不断地超越自我、创业奋进。

  悠久深厚、意韵丰富的浙江文化传统,是历史赐予我们的宝贵财富,也是我们开拓未来的丰富资源和不竭动力。

  [摘自2006年5月30日为“浙江文化研究工程成果文库”作的总序]

  浙江在没有特殊政策、没有特殊资源的情况下,之所以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浙江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浙江的文化传统非常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浙江历史上各种文化的交汇融合,在改革开放中孕育和造就了“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浙江精神,推动了文化与经济的相互交融,构成了浙江综合竞争力的软实力,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前几天,陕西电视台来采访我,问我有哪些东西值得西部地区借鉴,我就跟他们说“浙江精神”。比如说“自强不息”,就是说浙江人不奢望天上掉馅饼,找不到国有企业的“铁饭碗”,就办乡镇企业和个私企业,自己造一个“泥饭碗”,由此走出了一条有浙江特色的工业化道路。再如“坚韧不拔”,就是说浙江人宁肯苦干,不愿苦熬,为了创业,可以四海为家,“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又如“勇于创新”,就是说浙江人敢闯敢干,敢为天下先,在改革开放实践中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在全国颇有影响的探索创新。在农村工业化起步阶段,浙东北地区凭借毗邻上海等大城市的区位优势,首先发展乡镇集体企业;温台地区继承务工经商的传统,创造了民营经济和市场机制有机结合的模式;浙中的义乌从“鸡毛换糖”起步,走出了一条兴商建市的路子。还有“讲求实效”,就是说浙江人不尚空谈,不图虚名,不争论、不攀比、不张扬,踏踏实实地从小事做起,一步一步地创业,一点一点地积累。对于探索中的尝试,多做少说,只做不说;对于卓有成效的做法,无论别人怎么议论,也决不动摇。面对指责,不屑于争论;面对成绩,也不愿炫耀。温州就是“在外部争论中出名,在内部不争论中发展”的。从党委、政府的角度来说,则始终坚持“三个有利于”标准,充分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着眼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放手支持群众大胆实践,大胆探索,大胆创新,及时发现、总结和推广群众创造的成功经验,把群众的积极性和创业精神引导好、保护好,充分发挥了人民群众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的主体作用,为改革发展创造了一个宽松的环境。

  [摘自2003年11月24日在浙江陕西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交流会上的讲话]

  “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浙江精神,是浙江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浙江自古就有义利并重、农商并举的文化传统。这种地域文化哺育了浙江人特别能适应市场经济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成为发展市场经济的精神动力。“义利并重”的价值观念和“工商皆本”的文化传统,孕育了浙江人的经商意识和务实性格;先天不足的资源条件和人口密集的生存压力,造就了浙江人的自强意识和拼搏精神;对外交往的悠久历史和多样文化的相互激荡,塑造了浙江人的开拓精神和创新意识;“百工之乡”的产业传统和尊师重教的文化积淀,哺育了浙江人的专业技能和聪明才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必须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进一步弘扬和发展浙江精神,不断挖掘其历史积淀,不断丰富其现实内涵,实现浙江人文精神的与时俱进,使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结合得更加紧密,与人民群众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发挥结合得更加紧密,从而不断增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软实力,不断创造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新优势。各级党委、政府要注重从人文的角度分析民情,把握民意,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放手让群众创造,允许试、允许看,不争论、不张扬。

  [摘自2003年7月18日在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大省建设座谈会上的讲话]

  培育和弘扬“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的精神

  在今年几次台风灾害的重大考验面前,我省广大党员和干部表现十分出色,他们的事迹非常生动、非常感人。特别是广大基层干部风里来、雨里去,权力不大,责任不小,非常可亲、可敬、可爱。这是深入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真实写照,是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生动教材,也是与时俱进的浙江精神的完美诠释。一次又一次的台风来袭,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台风来袭既是人力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更是弘扬“浙江精神”的伟大斗争,这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全省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在狂风暴雨、生死考验中铸就的抗台救灾精神。这包括:以人为本、人民至上的宗旨观念,尊重规律、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团结意识,相互协作、自力自救的自强信念,公而忘私、敢于牺牲的奉献品格和百折不挠、坚韧不拔,顽强拼搏、连续作战,冲锋在前、勇挑重担,关键时刻站得出、危难之际豁得出的英雄气概,还有各级党政组织严明的纪律性和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良好作风等。这些精神实实在在地体现了共产党员的先进性,与时俱进地丰富了“浙江精神”,这是我们夺取抗台救灾全面胜利的法宝。我们一定要始终坚持执政重在基层、工作倾斜基层、关爱传给基层,一定要大力弘扬抗台救灾精神,激励灾区群众奋起抗灾自救,激励广大党员始终保持先进性,激励全省人民为加快浙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前基本实现现代化而努力奋斗。

  [摘自2005年9月13日在浙江省委常委会议上的讲话]